加拿大28群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电脑教程 > 操作系统 > >

国产操作系统一片空白 “反安卓”联盟往事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狂风暴雨来得更猛烈和突然了。谷歌宣布将“断供”华为的Android服务之后,紧张的情绪正在其他手机厂商中急速蔓延。

庞大的中国智能手机产业,除了缺少核心芯片之外,操作系统同样一片空白,受制于人的问题,重新回到公众的视野,变得严峻起来。

在中国,Android真的没有反抗者吗? 其实并不是。 早在中国智能手机发轫之初,就有人意识到操作系统的价值,运营商、手机厂商甚至BAT,都曾经杀入其中。 但几乎无一例外,都铩羽而归。 有意无意之间,他们甚至成为Android帝国的抱薪者。

到底发生了什么?

操作系统和芯片一样,需要雄厚的资本、技术实力,但更重要的,是高瞻远瞩的见识和格局。 从这个角度来看,这段科技往事,如今依然充满启示。

01

启蒙者

在科技领域,中国一直扮演着追随者的角色,但是“时差”正在不断缩短。

2007年6月初,还没有成为硅谷教父的乔布斯发布了一款名为iPhone的手机,触摸屏、无物理键盘、可在Apple store里下载免费和付费应用。这个突如其来地闯入者并没有引起多少人注意。诺基亚的高管甚至讥讽乔布斯,没有人会买一个屏幕一摔就碎的手机。

不过,有人意识到时代变了。据说在 iPhone 发布时,Android 之父Andy Rubin正坐在一辆车里,苹果那传来的大新闻导致了两件事:1. 他迅速让司机在路边停车。2. 开始重新构想第一台 Android 手机究竟应该改成什么样。

秋天来的时候,谷歌开放了还很粗糙的Android操作系统,智能手机厂商可以免费使用其开源代码。那时候的谷歌还像一只温柔的小绵羊,它同时组建了一个手机开放联盟,“邀请大家一起来完善Android的生态。”成员包括HTC、LG、三星等手机厂商、也包括英伟达、高通这样的芯片公司以及电信运营商等。第二年,华为也欢欣鼓舞地加入了这个组织。

那一年,PC时代的霸主微软也在做自己的手机操作系统。一年之后,时任微软时任 CEO Steve Ballmer在接受BBC采访时还揶揄Android:“Android 是第一代……而且它看起来也非常‘第一代’。”

那是移动互联网的黎明破晓时分。那时候的Android就像一个屠龙少年,目标明确,向“旧势力”诺基亚、黑莓、Palm等发起挑战。没有人怀疑Android的“免费午餐”是裹着糖霜的诱饵。

风很快刮到国内,几乎没有时差。在PC时代,我们不得不晚于微软15年起跑,但是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,新的机会似乎来了。只不过,在中国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既不是互联网公司,也不是手机厂商,而是电信运营商。

2008年,中国移动就声称自研的系统OMS上线,搭载于定制机OPhone上,要挑战Android。但是,移动为中国的“伪自研”开了个“好头”,OMS只是改头换面的Android,无非是去掉了谷歌搜索、邮箱等,换成了自家的应用。

三年之后,移动的老友联通推出沃Phone系统,这一次,他们拍着胸脯高呼和Android没有半毛钱关系。但是,此时,Android已经成为主流,这个顶着国内诸多科技光环的操作系统仅仅装在一些千元机上,还不兼容Android应用,很快就暗淡退市。

这些操作性系统声称自研,并非出于危机意识,甚至不是商业目的,更像一种对外的公关粉饰。

也有一个例外。早在2006年,珠海郊区一家仅几十个员工的MP3公司首先嗅到了机遇。年底办年会,魅族创始人黄章在饭桌前透露了他有意转型做手机的想法。他模模糊糊地感觉到,未来的发展趋势一定是 all in one,人们不需要其他的电子设备,一台手机就够了。

黄章是典型的南方沿海人,年轻时的社会经历让他更相信靠自己而不是靠别人。2007年开始,魅族一头扎进了M8的开发里。当时中国智能机的产业链并不完善,小厂魅族的开发难度,远不是今天的厂商买个高通、MTK的芯片,装个Android系统做做优化,清理清理 bug 所能相比的。

以核心芯片为例,飞利浦不相信魅族能干成,直接回绝了。他们不得已飞去上海找英飞凌,当时它是苹果的供应商,态度也非常冷漠。

更艰难的是操作系统,当时的Android还是个宝宝,无休无止的卡顿快要逼疯HTC,微软的Windows Mobile授权费高得惊人。在别无选择的情况下,魅族选择了WinCE,这个也是微软的,但是并不是给手机用的。这也意味着大量的代码需要重写。

有意无意之间,魅族也成为中国最早参与手机操作系统开发的商业公司之一。

可惜的是,缺乏互联网基因的魅族,似乎并没有真正意识到操作系统的价值,黄章的热情全在做手机上。2009年情人节前一天,M8推出市场。然而,它似乎生错了时代,昙花一现后,就淹没在呼啸而来的山寨机浪潮里,只在一些骨灰级手机发烧友心中,留下一些热血和情怀和余韵。M9开始,魅族切换到了Android。

02

厂商的混战

按照通常的说法,2010年是中国智能手机元年。同一年,谷歌部分业务退出中国,但是开源的Android依然照常,中国厂商得以以极低的门槛,成为智能手机的玩家。

于是,在浮躁、快速迭代又竞争激烈的中国市场,出现了迥异于海外的现象。伴随着各大智能手机厂商的恶战,手机操作系统领域意外地出现了一场混战的“红海”。一时之间,市面上涌现了各种五花八门名字,MIUI、锤子ROM不一而足。

在这场持续近10年的激烈竞争中,有两家企业值得一提,他们走得最远,探索也显得最有价值。他们一个是小米,另一个是华为。

雷军是第一个从互联网领域闯入手机领域的人。2010年做小米之前,他是金山软件的CEO,期间,雷军就曾经做出过金山WPS等软件,试图挑战微软的霸主地位。甚至在做小米期间,他还做了一款模仿Kik的软件——米聊。只不过,乔布斯的另一个信徒张小龙很快推出了微信,雷布斯只得败兴而归,“降维”到实体产业。

雷军和做山寨机、代工或者 MP3播放器起家的创业者相比,有着迥然不同的经历和视野。小米的第一场发布会上,和手机同时面世的,还有被雷布斯称为深度开发的手机操作系统MIUI。据说那场发布异常火爆,凡客诚品的陈年甚至被堵在了门外进不去。事实上,小米诞生伊始,MIUI比小米还火,一半的用户来自于刷机。


分享到: 更多

热榜阅读TOP

本周TOP10

菜鸟也可以打造个性化电脑

菜鸟也可以打造个性化电脑

每当看到高手的电脑与众不同的时候,除了感叹,是不是也想打造属于自己的个性化电脑呢? 那就跟我来吧,这将...